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国内要闻  >  地方新闻  >  正文

大连10岁女童遇害案:还有100米,她就到家了

2019年11月13日 00:00:00 浏览:52348次 来源:国书坊 供稿
来源:闲时花开
作者:刘娜
01


         8天了,悲伤还没有消弭。

         举国上下,但凡家有儿女的父母,没有一个不在谈论这起案件。悲伤和惊恐之余,人们更多的是愤怒:

        一个13岁的小恶魔,侵害并杀死了一个10岁的乖巧女孩。后者身中数刀,倒在血波中,再也无法醒来,而前者免于刑责,毫发无损,不受惩戒。

        悲剧何以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上演,恶魔何以一而再,再而三地溜之大吉?

        事情需要从头讲起。

        10月20日下午1时许,大连市沙河口区。10岁的女孩淇淇(化名),像往常那样去上美术课。

        15时许,美术课结束,淇淇步行回家。依据往常的惯例,淇淇从美术班出来,步行10多分钟,就能回到小区内父母的水果店。

生前阳光的小淇淇

        但当天,时针已经指向15时40分了,淇淇还没有回来。

        因为她从不贪玩,懂事乖巧,更从来没有不打招呼地去同学家过,找了一大圈也没有发现女儿踪影的淇淇爸妈,凭着过往经验的判断,还有骨肉相连的直觉,得出一个很不好的结论:

        孩子可能出事了。

        淇淇爸妈随即调取了监控,监控印证了他们的判断:

        15时20分许,淇淇就已到达了小区内的一个路口。这个路口距离她爸妈的水果店,仅仅150米远。

淇淇生前最后经过的这个路口

        四个小时之后,19时20分,淇淇找到了。

        她躺在小区内的一处绿化带树丛中,身中数刀,浑身是血,衣衫不整,裤子被脱到膝盖处,任凭父母怎么撕心裂肺地哭喊,她再也无法睁开那双美丽的眼睛。

淇淇尸体发现的地方

        妈妈说,淇淇曾有个梦想,就是当个画家,用手中的笔去描绘这个美好而绚烂的世界,用自己的能力多赚钱,不让底层出身的父母“太辛苦”。

        如今,世界看起来依然美好,父母因悲伤更加辛苦操劳,而那个美丽纯洁的女孩,却再也没有机会实现她的画家梦。

        只因,在距离爸妈水果店仅100米的地方,她遇见了一个恶魔。

        这个恶魔,披着同龄人的外衣,打着求帮忙的幌子,一步步将她拖入死亡陷阱。

02


        在淇淇遇害仅50米的地方,就是13岁男生蔡某某的家。

        体重70公斤,身高一米七的蔡某某,虽然和淇淇是同一个小区,和淇淇读初中的哥哥是同校,曾和淇淇在同一个夜托班待过,但两家人并不熟悉。

        “他从来没有来我们家玩过,女儿之前也没有提起他跟踪或骚扰她。”

        淇淇的爸妈忍痛回忆。

        20日下午的15时30分许,蔡某某以需要帮忙拿东西为由,将下了美术课的淇淇,从距水果店仅100米的地方,骗到他家里。

身穿运动服的为蔡某某

        由于警方基于种种考虑,提供的信息寥寥,我们无法断定蔡某某对淇淇进行了怎样的侵害,又是以怎样的残忍将女孩杀害,后又采用怎样的手段,把受害女孩从家中抛尸到小区绿化带。

        但,当天下午,从淇淇去上美术课,到她尸体被发现,这五六个小时内,蔡某某的一系列举动,我们可以毫不含糊地断定:

        那个13岁的少年,以极其周密的计划,以极其残忍的手段,以极其镇静的心态,蓄谋已久地杀害了那个年仅10岁的女孩。

        ①20日下午,快到15时,淇淇还没有放学时,蔡某某跑到小区淇淇家的水果店,问了一句“淇淇去哪里啦”。忙着招呼顾客的淇淇爸爸,随口说了句“她去上课了”。

        ②下午16时30分许,找了淇淇一大圈的爸爸,在水果店门前,再次碰见蔡某某。蔡神色淡定地问道“你女儿找到没有”。那时,淇淇其实已经被蔡某某控制。

        ③19时30分,淇淇尸体被发现后,惊慌的小区邻居纷纷赶来,询问究竟,安抚她的父母,谴责杀人犯,蔡某某也在人群中,装模作样地说“真死了啊”。

        ④19时30分到20时30分,蔡某某一直在班级群里直播淇淇遇害事故,佯装无辜,指责警察办案草率,开始害怕自己不小心擦拭血迹的指纹,会留在淇淇身上,并强调自己“虚岁14”。

蔡某某在同学群的聊天记录

         做过8年政法记者的我,看到多家媒体披露的上述相互印证的4个细节后,不禁不寒而栗:

         锁定目标——打探行踪——实施罪恶——佯装无辜——对照法律,这一系列老套而熟练的犯罪,不像一个13岁的少年,更像一个31岁的杀手。

03

        海恩法则说:

        每一起重大事故的发生,必然有29次轻微事故,300起未遂先兆,和1000起事故隐患。

        其实,每一个恶魔的炼成,也必然有29次作案未遂,300次恶意附体,和1000次预谋已久。

        淇淇遇害后,小区里多名女性向警察作证,那个生理年龄只有13岁,但心理年龄早已超过13岁的杀人凶手,之前曾尾随骚扰过多名年轻女性。

        “他两次尾随我,一次在小区内,一次在地铁口。我见他又高又壮,很害怕。”

        小区内一位年轻女孩说。

        “我见他掀过一个年轻姑娘的裙子,那姑娘告诉了他父母,他父亲还把那姑娘骂了一顿。”

        一位阿姨气愤地说。

邻居们的作证

        如今,淇淇所在的小区,已有近千名住户联名请愿,要为淇淇讨回公道,让人渣受到严惩。

        结局总是非人所愿。

        就在昨天晚上,大连警方发布了最新通告:

        13岁少年蔡某某,被辽宁省少管所收容教养3年。

最新的消息

         什么是收容教养?

        对于蔡某某来说,不过就是换个闭塞的少管学校,继续接受工读教育。以“他是个孩子啊”的爱护,以“他才13岁啊”的人道,以“要治病救人”的宽容,以“未满14周岁可以不负刑事责任”的法律。

        妈蛋!

        那个被侵害杀死的女童,那个想当画家的女孩,那个差100米就回到爸妈身边的孩子,她才10岁啊。

        她不同样该被爱护,被心疼,被公平救赎,被正义返照,被法律的利剑劈开一条通往天堂的路吗?!

淇淇的奖状

        写到这里,心情无法平静的我,只想骂人,然后又想到另一起案件。

04

        2018年12月,湖南省沅江市泗湖山镇,12岁少年吴某康,将自己34岁的妈妈杀死家中。

        和13岁的蔡某某一样,12岁的吴某康,手段之残忍,心理之冷静,反侦察能力之强,悔罪态度之恶劣,远远超过成年犯罪嫌疑人。

弑母的12岁少年

        吴某康弑母当晚,有邻居听见他家传来阵阵尖叫,就去敲门询问。吴某康淡定地在门里回应:

        “没事,没事,我弟弟拉屎在床上,我妈妈很生气。”

        砍死母亲后,他穿上衣服,锁好卧室的门,带着弟弟在另一个房间,平静地睡了一晚上。

        临睡前的10点多,他还用母亲的手机,模仿母亲的口吻,给班主任发了一条请假信息:

        “胡老师,吴某康明天请假行不,他感冒了。”

        12月3日中午,他就在附近住的外公,打电话打不通后,来家里喊门,他谎称:“妈妈拿着包去镇上了。”

        直到外公找人爬上二楼,从窗户里看见倒地的女儿,吴某康才承认自己杀害了妈妈。

弑母案发生的小镇

        更令人震惊的是,警察抓住吴某康后,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少年,竟然说了句:“我又没有杀别人,我杀的是我妈妈。”

        而案件发生后,依法行事的当地教育部门,还为吴某康制定了专门的后续学习计划,并派出任课老师每天来招待所给他补课。

        一个杀起亲生母亲来,没有一点手软的小坏蛋,竟然在杀人后享受正常孩子做梦都没有的待遇。

       这不是法律的彰显,而是法律的软蛋。这不是关爱的宣传,而是正义的沦陷!

       而这一切的哭笑不得和无能为力,皆因为,我们这个强大起来的国家,明明已经来到了2019年,但法律有些条款,还滞后地停留在1979年。


05


        很多网友认为,“未满14周岁,完全不负刑事责任”的规定,是源于《未成年人保护法》。

        这是严重的误解。

        “未满14周岁,完全不负刑事责任”的规定,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以下简称刑法)第17条第二款的规定。
而《刑法》,是1979年7月1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于1997年3月14日修订,自1997年10月1日起施行。
此后,《刑法》虽然历经1999年、2001年、2002年、2005年、2006年、2009年、2011年、2015年、2017年数次修正,但“未满14周岁,完全不负刑事责任”的条款,始终未变。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从1979年到2019年,整整40年过去了。

          40年时光里,我们国家从贫穷落后,变得稳定强大。百姓从一穷二白,到大部分都过上了有房有车的生活。

40年沧桑巨变,但法律不变

         我们的人口从40年前的9.6亿,变成了今天的13.9亿;我们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从原来的171元,提高到25974元;我们的网民,从原来的0个,增加到今天的7.72亿人
         一切都在发生着变化,法律也应与时俱进

        就在今年9月4日,新华社发消息称,新中国成立70年,中国孩子的身高已呈现“上扬曲线”,7岁至19岁的儿童青少年,不管是身高还是体重,都增幅显著。

        较之70年前,5至5.5岁的儿童,男童和女童身高分别增长了8.0厘米和8.2厘米

        与身高、体重一同增长的,还有是现在孩子生理和心理的早熟。

        我们小时候,因为吃得差穿得薄,女孩子十四五岁才来月经,现在的孩子,十一二岁就来了例假;男孩子十四五岁看起来还瘦骨嶙峋,现在的男孩子十四五岁身高一米七八,体重七八十公斤,看起来和成人并无二致。



我们那个年代的孩子VS现在的孩子

        在便捷网络和资讯过剩中成长起来的孩子们,其身体结构、生理特征、心理早熟,远远超过了40年前的孩子们。

        中国预防青少年犯罪研究会发布的数据显示,青少年出现不良行为的平均年龄,已降至12.2岁

        但,我们的法律,始终还停留在旧时光里,原地踏步。

        恶性案件的频发,新闻报道的渲染,让那些有着糟糕家教的小恶魔们,不但不被法律震慑,反而用一知半解的法律,给自己当大旗,变得更胆大包天,为所欲为。

        看看这些年一次次爆发的少年犯案件吧:

        从13岁男生杀害10岁女童案,到12岁少年弑母案,从13岁少女肢解同学案,再到13岁少年杀害同村三姐弟案……

        这一桩桩的案件中,法律变成了帮凶,宽容变成了纵容,未满14周岁的恶魔,一次次把屠刀刺向他人后,因逃避刑责而面无悔色,相视一笑,继续苟活人生。

        但那些惨死他们屠刀下的孩子、大人和家庭,却要在余生无数个以泪洗面的白昼和惊醒尖叫的深夜,绝望自责,质问苍天,讨要公平。

颇具讽刺的新闻报道

         这,太让人愤怒,也太让人心痛了。

06

        是时候,修改《刑法》第17条第二款了;是时候,调低刑事责任年龄标准了;是时候,以严惩的方式,处罚恶魔,告慰逝者了;也是时候,让我们法律前进的步伐,跟上我们国家发展和青年成长的节奏了。

        我们,平凡而普通的我们,不太懂要怎么样修改《刑法》更合理,但我们从一桩桩悲剧中知道“未满14周岁不负刑事责任”,已经严重脱离了实际,也严重伤害了民心,更有损这个号称“民主、法治和公平”的泱泱大国的美誉。

        所以,这一次,面对13岁凶手的罪行和10岁女孩的尸体,我不想谈什么原生家庭和性教育,更不想谈什么女孩子和家人要如何保护自己。

        我只想说:

        法律立起来,恶人才会怂下去。

        因为,坏人不会绝迹,人性本能带恶,没有一个原生家庭是完美的,父母呵护也不可能无处不在。

        所以,我们疾呼:

        请决策的人们看见惨案,请公平的法律早点到来,给那个回家的孩子,守住那最后的100米。

        这是法律和惩戒的100米,也是公平和正义的100米,更是关乎千家万户和人心向背的100米。

        唯有这100米的路上,时时悬挂着法律的利剑,才能适时惩戒伪装的恶魔,也才能用最后的敬畏和守望,护着更多孩子背着书包,走向那热气腾腾的万家灯火。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