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总编论坛  >  正文

【对谈-3】 朝鲜百姓信不信汉医?

2019年11月09日 00:02:00 浏览:48944次 来源:无知茶屋 供稿
作者:李林
编辑:刘健

 
      【我】金老,您此行是否接触到朝鲜的老百姓?他(她)们信不信传统医学?不管叫“东医”、“汉医”,还是“高丽医学”。

      【金老】信!朝鲜从最高层到老百姓,对传统医学都很重视。我利用讲学的空闲,去看了金正恩委员长上台之后指示建的一所三万五千平米的特大型平壤儿童医院。在朝鲜,儿童看病全是国家负担的,个人一分钱不花。令我深感意外的是在那么现代化的大医院中,设置了许多东医针炙治疗室。据说家长们很崇拜针炙,儿童们也能够很顺从地接受针灸治疗。我看到医生给一个小孩在腿上扎针。孩子的母亲说是因为孩子夜里总尿床,来扎了两次针灸,基本不尿床了,这次是来再筑固一下!

        医生们都说朝鲜老百姓很相信汉医(即,东医)。



 
      【我】这么说来,朝鲜对传统医学的研究看来也很重视了?

      【金老】是的!还真让您猜到了。十月三十日,我在金日成大学上完下午的两节课后,去参观朝鲜高丽医学科学院。该院院长亲自接待并向我做介绍。该院以前叫东医医学科学院,后来在金正恩委员长的亲自指导下,更名为朝鲜高丽医学科学院,并且从原来的纯科学研究机构,增加为三个大部:科学研究部、诊疗部、住院部,所以进大门的時候看到很多人,都是由全国各地的地方医院转诊来这里进一步诊疗的。院长说,金委员长強调传统望闻问切诊断和新的诊断技术並重。我问,新的诊断是不是指大型的X光、CT、核磁等?院长说不是。他帶我去诊断室,结果看到两种方式:一位大夫采用和中国一样的四诊,在切脉;另一位大夫是用一种耳穴位的电位仪来检测左右十二正经穴位点的电位值,在計算机屏幕上出现一长条的高高低低、不同颜色的小方块,以此来诊断脏腑的病况。然后,把两个诊断结果给主诊大夫看,作出最后诊断。



 
        我很好奇,于是提出给我诊断一下。他们很认真地采用“新的诊断技术”对我进行诊断。最后主诊大夫给我看两种诊断结果及他的判断,认为我的泌尿系统不畅,其他未见异常。还真让这种“新的诊断技术”说对了,我的确尿不畅!

        在诊疗室里有不少患者,我问他们为什么不去西医院?他们都说汉医好,沒有副作用,很信汉医汉药的作用。当然,在朝鲜看病,病人不用花一分钱,而医生只拿国家给的生活费,不叫工资。



 
       【我】真没想到“小小”朝鲜会对传统医学如此重视。

       【金老】朝鲜国土面积小、人口少,但真不可小觑。我举几个例子:

        此次朝鲜平壤,接待方叫我去参观一个叫人民大学习堂的建筑,规模不亚于北京图书馆。我到查目录的地方,问有没有我的书?有没有作者为罗广英、高也陶的书(研究《黄帝内经》的两位朋友)?不一会計算机屏幕上就出现了我的系列书目,连我有关地震预警和预报的书等很全。罗教授的《太极启示录》及高教授的《黄帝内经人体解剖学》等书目也都有,可见朝鲜对中国传统医学方面的当代解读也十分关注。

        此外,在我授课的课堂提问时,听课的人都能提到我的著作对他们的帮助。听课人中也有搞地震预报方面工作的,问了我许多问题,包括自旋粒子的波粒两象性和地球的公转和自转波动两象性之间的共性问题和涉及到量子力学里不确定原理等基本问题。他们甚至专门找了个时间与我座谈交流,我也从中获益匪浅。



 
      【我】金老,我代表我的读者非常感谢您对朝鲜此行的介绍。同时,我本想今天把您在朝鲜的演讲《论证《黄帝内经》是当代最高层次的生命科学理论体系》(中文版)呈献给有兴趣的读者,但考虑再三还是希望能够得到您的允许后再推送。不知您意下如何?

      【金老】我毫无保留,只是担心内容很难懂,不一定会有多少人感兴趣。

      【我】您提醒我了。明天推送您的该篇演讲稿全文时,就用这样一个名称如何?《很难,慎入!金老用现代语言论证古老内经》。

      【金老】哈哈!那老夫这厢有理了!请读者们多多批评指正!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